|
|
|
|
|
|
|
|
|
学院介绍:
  杭州求是高级中学的办学目标是“以人为本,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中国名校”。 
    推荐文章
   学校发展
   教师发展
   学生发展
   课程建设
   教学研究
   办学特色
   信息与国际化
   后勤服务
   招生招聘招标
   校友会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后勤服务 > 我该放弃生命停止痛的折磨属勇敢?
 
所属栏目 文章标题 更新时间
我该放弃生命停止痛的折磨属勇敢? 未知 admin
 
  
  在如今社会许多人朝钱看,宁要钱,抛亲情,世态炎凉的今天。仙姐善良的心与所做的义举与孝心,是不是应该歌颂?在我的亲戚中,有些人目光远大,靠证券市场刚成立,买股票认购证发了大财的,也有多年前,敢于用家中积蓄,下海经商的。如今开了公司当上了老总,他们也知道我和姐姐的状况,但不会来一个同候电话,更不来来探望,在经济上支助困难亲戚、友人的人,现在太多了。
  
  我不需要经济支助,我只需要一些精神安慰。我注册q网进空间三年了,我在空间认识了全国各地的网友。虚拟网络有真情,我感受到了。患难见真情,八年余卧床,也考验了我在现实生活中,之前所交的朋友的友情的真与伪。世态确炎凉,久病无孝子。谁也无法感受我的剧痛度!我真的够坚强了。唯有仙姐,您能理解我,您说,病生你身只有你自知,别人只看你外表,哪知你剧痛度?和不能外出,整日卧床无人讲话的孤寂感?您还夸我坚强,劝我千万别向剧痛投降,做出傻事来。
  
  我常在生死二难中作犹疑,我该放弃生命停止痛的折磨属勇敢?还是与剧痛斗到底直至最后才算勇敢?是您告诉我,应该选择后者,才是勇敢者。一次我打您家座机,您来接听时,气喘吁吁,我忙问,您在干吗?您说下蹲在地,用左手在抹揩地板,您说,姐夫负责烧饭做菜,您负责家中的清洁,我说,您别下蹲用手揩地,您用脚揩一样,您说手揩地仔细又干净。
  
  您还说,您得到了市残联,分给各街道残疾人轮椅一把,因您双脚能走路,您想送给我,能让我坐轮椅出去与外界接触,去公园去商店.......我谢绝了您的好意,我立、走、坐都分秒不停,如刀割肉的痛。轮椅我也无法坐。我的神经痛连医生都不知痛度,曾做过一次饥神经测试,长长细细带电的,似针灸所用的针,插入我的腰部到脚趾的所有皮下神经,进行测试后,剧痛度反而比以前增大了,我真不该去做测试!本来神经已出向题了,怎能再受伤一次。所以这位"专家"为我开出的饥肉神经测试的捡查单,我认为是错误的。
  
  去年我才上网查讯,见神经科权威的答复:饥神经测试会伤害到神经。如果我那次不盲目听从"专家"去做测试,也许痛度不会加深。丈夫事先如关心,上网先查一下,那么我就会放弃这次测试。医生不是神!医生职业崇高,请医生们多仔细,生命仅一次,你也有生病时。请尊重生命。仙姐:再次谢谢您!您给我鼓励,给我安慰,感恩您给予我和姐姐的这份真挚的亲情!我会以您为榜样!一定会继续勇敢下去!
  
 
  记得1964 你还未成家,那年,您探亲回沪来参加您哥(我的姑表哥)的婚庆,我在姑妈家见到了久别的您,当时我的心情真开心。我向你要了您在天津的工作单位地址,我俩便开始有了书信往来。由于工作的忙碌,来往信件不多,每次您的来信都寄到我的单位,我看过后,就会交给爸爸、妈妈看。到1978年我与公婆将房屋一分为二,我住在十六铺老房子时,那年您正巧又来沪探亲,我爸爸76年巳过世。您是星期日来看望小舅妈,我回娘家正巧遇见了您,我一定邀您去看看我拥有的独立住房,我的小家庭,我们见一次面的机会实在太难得。
  
  您回天津后,我俩依然保持通信往来,只要有您的来信,我就会感到温暖和感动,这说明我俩的缘份很深。在我众多的表姐妹中,您是唯一与我通信的姐姐,就连我的亲姐姐,我与爸妈在贵州生活的三年半时间里,也只给我写过一封信。三年自然灾害期期,我们学校的学生,作为省委工作队,下乡半年,生活是多么的艰苦,我的姐姐都没有给我写过一封信,在某种程度上,我对您的感情超过了我的亲姐姐。
  
  您报喜不报忧,在八十年代后期近九十年代初,您不幸患上了大病,並手术了,是个大手术。在天津医院做的手术,那时您已是二个孩子的妈妈了,您向自已的爸妈,也封锁了消息,怕父母为您操心。您也不给我来信了,也不说明原因。纸包不住火,您得大病的事,终于在亲戚中传开了。您很坚强,勇敢地接受了多次的化疗和放疗,我不敢在以后的信中问及您的病况,是怕触痛您。